close
苏扬州小记者站

我是一个稻草人–胡若羽
7+

扬州小编辑:胡若羽

当我第一次睁开眼,环顾四周,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金黄的麦浪,微风吹过,波涛翻滚,一颗颗饱满的麦子金黄璀璨,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方圆百里都是一片黄色的世界。不一会儿,有人来了,他们都是农民,手提着掠子,肩扛镰刀,脸上都笑眯眯的,我听见身前的大伯对旁边的大爷说:“今年麦子的收成真实好哇!穗子好饱满,稻田号整齐,是丰年啊!”原来他们的笑脸,是丰收的喜悦。这时,我也明白了我的使命——我是一个稻草人。我能感受到自己:我的身体里充满了稻草,制造我的那个人给我穿上了红格子衬衫,戴了一顶大草帽,看起来一定很像一个真人。农民们一直忙到很晚才回去。临走前,那个伯伯拍了拍我的肩,有点郑重地对我说:“稻草人,我们不在的这些日子,可就要拜托你了啊!”伯伯给新添了一些稻草,让我感觉精神抖擞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伯伯他们没有再来。偶尔从远处飞来几只小麻雀,刚准备去吃剩下未割的稻子,看见了我一下就飞得远远的,不敢再来。我因此感到自豪,因为我尽了责任,尽了一个稻草人该尽的责任——尽管我能做的,只有双脚深深扎进泥土里,不挪动分毫,但是能帮到农民们,我就很开心了。

就这样,又过了好多好多年,多得我自己都记不清了,经历了好多好多的春种、夏忙、秋收、冬藏,我从一个崭新的稻草人,到一个体内稻草更换了许多次,衬衫和草帽都快要被蚀化了的老稻草人,我想我是老了,但是我仍然像伫在这儿,继续守护我守护了一生的麦田,看着农民们收割麦子时脸上洋溢着的笑脸。于是,我站在这,不挪动分毫,尽我稻草人该尽的责任。

又是一年丰收时,但一切都变了,我看不到往日大伯大妈的笑脸,看不到往日可爱的农具,眼前的是一个小伙子,架着一个大机器,往麦田使那大机器。“轰隆隆”的声音吵得我震耳欲聋,刺鼻的汽油味让我难以忍受,不过这机器说快也挺快,本来农民们要两个星期割完的麦田,这“怪物”一下午就完工了。临了,小伙子径直走到我跟前,对身边的两个人说:“这稻草人没用了,我们现在有智能探测器,把他给扔了吧。”我身体也听不得使唤,把我仍向了垃圾堆的最角落。

就在那天晚上,天下起了大暴雨,豆大的雨珠接二连三地落到我身上,把我不堪一击的身体冲垮了,终于,我也坚持不住……

我第二次睁开眼,眼前是那位伯伯,伯伯已变成老爷爷,儿头上多出了纵横交错的“小溪”,还是那双铜铃般的眼睛,用常年割麦那布满老茧的大手为我填充新稻草:“稻草人呐,现在麦田被政府收去了,不让我们收麦,全由他们管了。如今,陪了我十几年的你也成了这副模样,我一生中的麦田啊,没有了!”我看着伯伯,他苍老的眼眶中仿佛有泪珠。“稻草人啊,就让你陪我吧。”伯伯把焕然一新的我立在他家门口,我只能由脸上改变不了的笑脸,望着远方的麦田。


一审小编辑(神秘队长)意见:这是一篇非常棒的文章!如果说前文给人的感觉是守望的温暖,那么后文就是引发了人们对于时代变迁的感叹,全文读完之后给读者留下了一丝淡淡的忧伤。作者拥有非常丰富的想象力,将一个稻草人写得仿佛拥有了生命。作为稻草人,它尽职尽责,在麦田里看着时代浪潮的更迭,带着坚守的信念最后也带着一丝无能为力的伤感,有些事物终是会停留在历史之中吧。

Tags : 江苏扬州小记者站编辑推荐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