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记者活百态

年的样子—刘悠然
0

年的样子

年是什么样子的呢?空荡荡的街道、忙碌碌的商场、丰盛却并不美味的年夜饭……这就是作为上海长大小姑娘眼里年的样子——寂寥又无奈!不一样的年一直都是我的期待!这天,爸爸有点神秘兮兮对我说:“今年我们去爷爷乡下家里过年”。其实我一点也不兴奋,小县城的年和上海也差不多。

的士、飞机、小姑夫的汽车……对于晕机、晕车的我其实并不好受,所以我一路几乎都是睡过去的,直到妈妈轻轻地把我推醒。我睡眼朦胧地看到一栋独立的灰瓦白墙二层院落矗立在眼前,我顿时一激灵,跃坐了起来。这里不止有院落,后面是一片香樟园林,种着桂花、桃花等各种树木;前面是一片收获过后的田野,一条小河在门前不远处缓缓地流过,河边偶见一簇黄竹林;更远处是袅袅炊烟和绵绵青山,好一派美丽的乡村——我梦想中的家园啊。下车一看,一群人正等候着我们,叔公、叔婆、叔叔、堂弟、堂妹,近30号人!天哪!原来我有这么一个大家庭啊!

和我年纪相仿的堂弟外号光头强,这里是他的地盘,大家都叫他强哥。强哥带我到田野里、小河边撒欢。老黄牛在田野里悠闲咀嚼着金黄色的稻草、大白鹅在河边扭着屁股欢唱、鸭子在池塘里欢快嬉水、小鱼儿在河里自由地游来游去。动物们和我们一样,感受着新年到来的快乐!

年不仅在田野里有,在家里也有哦!当我们满头大汗地跑回家时,大堂上厅整整摆着三个大桌。我知道那个最让人兴奋的环节——年夜饭要开始了。每个家庭出三道菜,烤全羊、红烧肉、大龙虾、剁椒鱼头、盐焗鸡……还有妈妈做的江南莼菜鸡汤,一会儿就摆满了整整一桌。祭完祖先,我们开席了。我最喜欢妈妈的莼菜鸡汤,莼菜滑滑的,它好像在和舌头捉迷藏,而舌头总是捉不住它,感觉它也很欢快。最热闹的是,弟弟妹妹们,他们喜欢大龙虾,准确来说是他们喜欢龙虾的大钳子。男孩子们把大钳子抢走了,小妹妹只好跑到其他桌子上找,可是没找到,于是她拿了一条龙虾腿。这是我吃到最有年味的年夜饭。

年当然还在红包里,发压岁钱的环节开始了。叔叔们给年龄大的叔公们先发,祝他们健康长寿。接下来叔公们给我们小朋友发,拿到一堆红包,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弟弟妹妹赶紧把自己红包藏起来,生怕被爸妈收缴似的。其实他们不知道,红包里不仅仅是压岁钱,红包袋还可以做成灯笼,这也是我很得意的创意作品呢!

更意外的是,既然还有放烟花的环节。晚饭后,我和家人都到了院子里,强哥勇敢地承担了点火的任务,我还是有点怕,用手捂住耳朵。只见一条条金箭直冲天空,在空中哗的一下子变成一颗颗流星。那些流星有红的、有绿的、有蓝的、有七彩的……它们映在我眼里,仿佛看到了年的样子。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是大诗人白居易笔下调皮的春姑娘,我明白了,年是偷偷地躲在了振兴后的美丽乡村里。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