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起初看到这个题目时,我心中升起些许疑惑:我见过故乡的爷爷赶过羊,见过草原上的蒙古族叔叔赶过牛,赶海难道也像他们一样,拿着长长的鞭子扬在空中然后再抽到海里么?……

七月初的一个清晨,我和爸爸、妈妈还有淘气的弟弟驾车来到了秦皇岛北戴河著名的鸽子窝公园。一下车正好迎面吹来一阵海风,顿时那股清凉顺着舌尖滑入,慢慢的滋润了我的五脏六腑。“大海,我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喊道。怀揣着对大海的憧憬,我快速沿着木栈道跑到了尽头,再回头看,我的家人还在悠闲的走着,我顾不得那么多,左手拎着小水桶,右手拿着爸爸一早让我准备的工具冲到了有海水涌上来的沙滩边,“嘶……,好凉爽!”

就在我还无限留恋海水的清凉时,褪去的潮水下闪出了一个漂亮的身影,我立刻弯下腰捡起来——一只有着独特花纹的小贝壳,我摩挲着着,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我的小水桶里。这时,走在后面的爸爸赶上来看到我的胜利果实,鼓励我可以往海里再走走,有了爸爸的保驾护航我胆子壮了许多。

趁着又一波潮水涌来,我急切地想发现下一个目标,果然不出所望一个白色的小身影忽上忽下的在水里和我捉迷藏,我把双手放在水下轻轻一捧,从指缝里放走海水,一只通体透明的白虾就在我的手心里爬起来,“好痒……”好像感觉到它在轻咬,于是不经意间我把它放走了,我懊恼着自己的胆小,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想起“姐姐别怕,看我的。”话音未落就看见一双婴儿肥的小手伸到那只白虾旁,一起一落间白虾就乖乖的趴在了我可爱弟弟的小手心上,“咯咯咯……姐姐好痒。”弟弟稚嫩的声音伴随着海水好像成了那天早晨最美的风景。有了第一只捕捉的经验我和弟弟信心大增,我和弟弟开展了地毯式的搜索。这时一只把头栽在沙子里撅着小屁股努力踢着后腿的白虾闯入我们的“警戒线”,“姐姐看我的!”弟弟也像那只白虾一样撅着小屁股抓到了他的猎物。

看着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我心里欢喜极了,我多么想带回家把玩啊,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五年后、十年后……大海的食物链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在我的倡议下,我和弟弟把这些小可爱再次送回大海的怀抱,目送他们远去……

我爱赶海!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