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我的妈妈是一个做事非常麻利的人。

她可以用几分钟就晾完满满一洗衣机的衣服,还可以用几分钟叠好一大堆衣服,甚至可以一分钟检查完我的作业还签好名。看她叠衣服,手一抖,一铺,再折几下,衣服就平平整整叠好了;系蝴蝶结,手一拉,一转,再一拉,还没有看清楚,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就系好了;甚至连让我觉得很难的套被套,她都能很快搞定。可不是吗?前两天天气变凉,我们家要换厚被子了。给棉被换过被套的人都知道,换厚被子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天晚上,看到妈妈拿出被套,准备给我和哥哥套被套,我急忙走上前,想帮她一把。可妈妈说不用,她一个人就行。只见妈妈把被套反面朝外,平铺在床上,然后把被子铺在被套上,接着把两个被角往里面折,再把被子卷了起来,卷到开口处,再把被套翻了过来,东一拉,西一拽,被套竟然平平整整地套好了。

可不知怎么的,麻利的妈妈有时做事又特别慢。

煲汤,别人半小时就可以搞定的事情,她却要等上好几个小时——别人用高压锅一下子就好了,她偏偏要用瓦罐小火炖,因为她觉得那样煲出来的汤才更有营养;衣服破了,别人会拿去外面缝补的铺子里让人用机器一分钟搞定,她却喜欢自己用针线慢慢地缝,她觉得这样更扎实,一针一线包含着她对我们的爱意;想要吃饺子,别人去超市买,她则是买好原料在家里自己包,她告诉我这样吃的才卫生,才干净。那一次,我要学习如何给绳子打结。平时三秒就可以搞定的她,却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手把手地教会我。她左手往上翻,右手往下翻,手指再一交叉,然后一拉,一个漂亮的小结就好了。我按她的步骤做,可就是打不好——不是左手出了情况,协调配合不到位,就是打结的步骤还有问题。见我还是不会,妈妈便把动作一步步拆分出来,用更缓慢的速度又做了一遍,比电视里的慢镜头还要慢。这一回,我睁大了眼睛,认认真真看清楚了妈妈的动作:先是把绳子拉直,再用两个小指勾住绳子,左手从前往后翻,绳子从小指绕到食指再到大拇指;做完这步,右手从后往前翻,绳子从小指绕到大拇指再到食指;最后则是左手拉右手拇指和食指中间的绳子,右手拉左手拇指和食指中间的绳子,交叉拉紧——“原来,蝴蝶结是这样子打的呀!”这一次,我终于成功了!尽管这个蝴蝶结打的并不漂亮也不结实,但这毕竟是我打成的第一个蝴蝶结!

为什么妈妈有时做事风风火火,利索得让人叹为观止;为什么妈妈有时做事又那么慢,慢得让人着急得受不了?原因是由于,爸爸在外地工作,家里的事全都得靠妈妈一手来抓。妈妈做事快,是为了节省出时间,呵护关爱我们的成长;做事慢,也是为了我们,有的事快不得,必须慢——慢工出细活嘛!

不管是快还是慢,我知道,那都是妈妈满满的爱。

文:江西省赣州市文清路小学六(2)班  赖彦君

Tags : 长宁631967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