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再幼稚,翻开那本名为母爱的相册,我慢慢地品味着,回忆着关于我们之间许多熟悉的味道。

糖果的味道

我的妈妈是名副其实的“刀子嘴豆腐心”。还记得,儿时的我非常淘气,每天都喜欢去外面“疯”一阵儿,回来时也总是一身污渍与脏泥相伴:要么是不小心绊倒了,要么是和别人玩摔跤,要么就是跌到泥坑里爬不起来。每次,看到脏兮兮的我,妈妈都佯装生气的说:“怎么又弄得脏兮兮的?今天的‘电视时间’取消!”听到不能看到最爱的电视节目,我的反应往往都是大惊小怪地哇哇大叫或是百般辩解,实在说不过妈妈,便嘟着足以能挂油瓶的嘴,闷闷不乐地躲进房间,做什么事都有气无力——除非,妈妈把我的“电视时间”还回来。别看妈妈嘴硬,可真到了我看电视节目的时间,她的心又软了,不住地找出一些理由,把我的‘电视时间’给补了回来。一听到妈妈说补回了‘电视时间’,我立刻兴致盎然,那时候的我总觉得,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妈妈见我重新打起了精神,欣慰地笑了,两颗虎牙也跑出来冲着我微笑。

薄荷的味道

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一些艰难坎坷。在那些数不胜数的困难中,大考失利定是不可避免的。那天,倾盆大雨冲湿了花木和街道。我小心翼翼地回到家中,在门口犹豫了十分钟后才叩响了家门。“这次考了几分呀……什么?才九十二分!你在想写些什么……”面对生气的妈妈,我大气都不敢出,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认错,希望妈妈能快点结束训话。好不容易,妈妈的唠叨结束了,我舒了一口气,还暗自庆幸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那天晚上,妈妈很晚都没有睡觉,一直在想办法如何帮我提高学习成绩。经过一晚上的苦思冥想,她决定为我制定一个学习计划,看着妈妈的黑眼圈,我如梦初醒,意识到了自己对于学习的态度有问题。于是,我们一起指定了我接下来的学习计划,妈妈还帮我把一天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杂而不乱。

巧克力的味道

过几天,我要去宁波参加比赛,我倒是信心满满并不着急,可却把妈妈急坏了。“曲子都没熟,比什么赛?还不赶紧练习去!”我有些不大情愿:哪里没熟?只要再背一背就成了!我在心里悄悄地反抗,但见妈妈往沙发上那么一坐,一副包公断案——铁面无私的模样,平时的笑容也被收起来了。那架势,不像是听我演奏,反倒像是上战场指挥大军似的。拗不过她,我只好无可奈何地练习了起来。妈妈边听边不住地指出我弹奏时遇到的问题,一处接着一处,有时甚至有点儿“鸡蛋里挑骨头”的地步。我练习地不耐烦了,都弹了十几遍了……可是为了接下去的比赛,我又能怎样呢?

比赛那天,妈妈满怀期待地端坐台下。虽然我在台上看不见她,可是却能感受到她目光里的热切之情。回到台下后,看见了妈妈的笑容,那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笑容!

在我成长的道路上,妈妈不仅无微不至的关怀我,还教会了我许多道理。还记得,以前我曾经写过一首诗:《生命的几分之几》。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如果我的生命是六分之六,那么妈妈就是其中的六分之四,爸爸是其中的六分之二。现在看来,虽然是一句有些无厘头的话,可其中满含着我对妈妈的孺慕之情。

如果说一定要给这本相册选一个颜色的话,那么我一定会选暖暖的粉色。(指导老师:冯跃忠)

文:浙江省平湖市当湖中心小学五(3)班 冯煜雯

评论留言